不锈钢扎带机

强震过后风暴又袭 千疮百孔的海地在呜咽
发布时间:2021-08-20

  强震过后风暴又袭 天下大乱难获喘息

  千疮百孔的海地在呜咽

  在寰球紧盯阿富汗变局之时,位于加勒比海北部的弹丸岛国海地,简直成了被遗忘的角落。多少天前,一场7.2级的大地震把这个被众人称为“绝望之国”的处所推向了更加失望的地步。

  海地民防局17日最新数据显示,这场地震已造成至少1941人逝世亡,9900多人受伤,数万所房屋和建造被毁。而热带风暴“格蕾丝”的侵袭,又使该国的灾情更为庞杂。

  经济凋敝、政局动荡等困局未解,总统被刺杀的疑云未散,现在又再遭恶运……面对千疮百孔的海地,该国企业家马克·阿兰·布西科特悲叹:“这个国家似乎永远无法喘息。”

  遍地哭声 不堪重负

  “我所经由的每一处都能听到苦楚的哭声。”一名海地大众看到人们在废墟中找寻自己的亲人,并一直有尸体从瓦砾中被拖出。

  当地时光14日上午7时29分左右,海地西部尼普斯省产生7.2级地震,震中距海地首都太子港约150公里,震源深度约为10公里。

  位于震中邻近的海地南部沿海城市莱凯,是本次地震的重灾区。在市核心,救济职员仍在断壁残垣中寻找幸存者;在郊区,一些伤者躺在自家门口,气息奄奄。

  “我的弟弟在房屋倒塌中死去,我的丈夫双腿受伤住院。”住在西南部城市坎普·佩兰的让·路易斯说,“从地震发生后,我就没换过衣服,什么都没了”。

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16日,热带风暴“格蕾丝”的到来又加大了灾民临时避难、救援和灾后修复工作的难度。

  莱凯一处暂时搭建的营地受到了暴雨和大风的破坏。“人们正用任何能够遮蔽的物品修复营地。”当地社区负责人马修·詹姆森说,这里有数百人须要食品、住所和医疗服务,“人们正急切等候政府的援助”。

  美国国家飓风中央以为,这场强降雨将大大增添洪水和泥石流暴发的可能性。

  海地总理阿里尔·亨利已经发布国家进入为期一个月的紧急状况,政府也许诺会尽最大尽力供给援助,但海地的情况仍旧不容乐观。

  眼下,灾区的食物、饮用水、医疗物资、帐篷等都处于紧缺状态。而伤者的骤增也让当地本就匮乏的医疗资源更加顾此失彼。

  “我是这附近独一的医生。”莱凯医生爱德华·德斯廷先容,占有近100万人口的莱凯,却只有几十名医生。“在机场四周常设搭建的手术室里,我天天要为至少10名患者进行手术。”

  “目前约有50万海地儿童无奈取得住所、保险用水跟医疗、养分物品。”结合国儿童权力机构17日表现,此次地震受灾总人数约为120万,其中包含54万名儿童。

  “情形是覆灭性的——屋宇被毁,数千人伤亡,其中包括良多儿童。病院完整不堪重负,资源重大短缺。”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西班牙专家洛雷娜·科巴斯说,“当地人的心理受到了十分大的冲击。11年前大地震的糟糕回想尚未淡忘,新的胆怯却再度来临。”

  乱上加乱 何去何从

  物质和医疗资源缺乏不仅显示出地震的强盛损坏力,还裸露了海地政府救援工作不到位的事实。这其中天然有地震引发的山体滑坡以致途径梗塞等不可抗力因素,但人为起因同样不容疏忽。

  “肃清瓦砾和搜查伤员的装备还没到,人性主义支援也没来。”身在太子港的修女莫妮卡讲述了本人的蹩脚阅历,“武装团伙封闭了从首都到南部灾区的道路”。

  联合国驻海地人道主义事务和谐办公室指出,因为帮派暴力的存在,救援举动面临限度,“它们妨碍了畸形救援工作的发展”。

  西班牙《阿贝赛报》认为,由于贫穷,这个国家在面临大天然的考验时经常束手无策。世界银行统计数据显示,海地是全球最穷困的国家之一,60%的人口生涯在贫困线以下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的报道说,悬而未决的总统刺杀事件、党派奋斗等政治危机不断、极为严格的贫苦问题及体系性的帮派暴力,都让这个领有1100万人口的国度在面对做作灾祸时应答不力、艰苦重重。

  海地面临窘境,国际社会伸出援助之手。国际红十字会的应急响应系统已经启动,正在确认海地的紧迫需要。此外,美国、智利、墨西哥、巴拿马、多米尼加、哥伦比亚、阿根廷、秘鲁、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等国也表白了对海地的援助支撑。本已深陷乱局,又遭地震重创。海地该何去何从?王若弦 【编纂:张楷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