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功能电力仪表

环球深察看丨美国“医学种族主义” 这个“源”
发布时间:2021-09-04

  日前,由美国情报部分“操刀”的所谓新冠病毒溯源讲演以其“零进展”和“无定论”的成果招下世人嘲笑,可以预感的是,这并不会影响美国为了推辞自己抗疫不力的责任而继承甩锅中国,但即使这口锅甩得再卖命,也无法改写美国海内再度蹿升的疫情数据。

  在新一波疫情肆虐之际,美国政客们如同永远无奈被叫醒的装睡者,持续变本加厉地把美国的蹩脚现状甩锅给别人。

  “方便的替罪羊”

  跟着新冠病毒感染率在美国南部地域回升,一些共和党州长提出了“移民是祸首罪魁”的实践。

  得州州长格雷格·阿博特7月在接受福克斯消息采访时表示,拜登政府“容许沾染新冠病毒可能性高的人免费进入美国,而后在我们的社区流传新冠病毒”。但大多数医生和公共卫生专家表现,简直不证据支撑这一说法,移民并不比其别人群病得更重大,政客把重点放在移民身上是转移视线。美国南加州大学教授纳塔利娅·莫利纳在接收NPR采访时说,责备移民、履行“医学种族主义”的做法在美国有很长历史。

  正如纳塔利娅·莫利纳所说,美国政客每逢危机便诿罪于人的甩锅恶习由来已久。宾夕法尼亚大学教学乔纳森·齐默曼近日在《华盛顿邮报》网站刊文指出,怪罪外人是美国抗击流行病史上的一个习用手腕。每当碰到风行病疫情,美国总会将其与本国人或者外来移民接洽起来。

  从齐默曼的文章中,可以看到一条长长的百年甩锅清单:

  齐默曼在文章中援用艾伦·克劳特在其1994年著述《缄默的旅行者》中所说过的:他们(沉默的旅行者即外来人口)成了“便利的替罪羊”,罢黜了我们这些人对疾病和死亡要付的义务。

  争光中国的历史基因

  齐默曼说,永远不会有最后的替罪羊,历史会重演,从悲剧到闹剧。而这出闹剧正在演出。疫情初始,美国政客便带头分布“新冠病毒只感染亚洲人特殊是东亚黄种人”的谬论,并敏捷使之成为美国社会一局部人的共鸣。

  2020年3月,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罗唆公开将新冠病毒污名化为“中国病毒”,从而掀起新一轮仇亚恶潮。

  美国联邦考察局最新统计显示,2020年美国冤仇犯罪数量上升至十多年来最高程度,其中针对亚裔的犯罪数目为274起,与2019年比拟增添70%。与仇亚事件不同的是,这些数字是实切实在的犯法行为。这一增加恰逢美国暴发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,一些种族主义者不公平地将其归罪于亚裔美国人。

  长期存在的种族轻视和社会撕裂,是对美国长期声称的所谓民主、自在、同等和人权价值“典型”的宏大讥讽,把新冠病毒说成是中国病毒的舆论,是对亚洲人的污名化。“对话”新闻网对此评论以为,无论大流行产生在哪里,仇外心理老是挥之不去。将COVID-19与中国联系起来,这是一种种族化操作。

  当初,仇亚风还在继续刮,针对中国的病毒溯源政治化也不太可能罢手,但美国的疫情却并没有因而而神奇消散。相反,“医学种族主义”首先让美国自己尝了苦果。

  专门研讨过“疾病政治化”问题的加利福尼亚大学里弗赛德分校副教授金·伊·迪翁指出,假如一般大众将一种疾病看成是外国人才会有的,他们就不会采取预防措施,本身感染危险就会加大。

  宾夕法尼亚大学传授乔纳森·齐默曼在《华盛顿邮报》网站刊文中说,美国的事实表明,新冠病毒传布最快的地方是疫苗接种率低的地方,而不是移民率高的处所。咱们能够通过给更多的美国人接种疫苗跟采用其余简略的防备办法,比方戴口罩,来遏制疫情。但在疾病和逝世亡人数最多的州,政客们只会一味责备南部边疆移民,而不是尽力转变他们本人的行动。

  记者丨黄彪

【编纂:田博群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