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文化

王健:演任弼时是生涯的一局部
发布时间:2021-08-27

  近三十年、八十多次出演革命伟人,每一次表演都认为自己还可以再打破

  王健:演任弼时是生活的一部门

  算起来,王健在影视作品中已经扮演了八十屡次任弼时了。

  在从前的三十年里,他先后在《长征》《解放》《雄关漫道》《建国大业》《任弼时》《长征大会师》《换了世间》等影视作品中出演中国共产党第一代中心引导群体成员任弼时,并得到了圈内外人士和任弼时后人的认可。他说,这么多年自己只演过这一个角色,对这位巨人,早已在心理上、精力上完整投入,就连睡着了头脑里想的也是拍戏时的场景。

  为能演好任弼时,这些年王健不断补课,空虚自己,甚至阅历了数次危险,但他从未懊悔过,“是任弼时的精神一直在鞭策我,让我能一门心理地去完美自己的表演。老一辈革命家们就是这样,用性命为国民发明了最舒服的生活环境,毕生为人民谋福祉,他们永远不会忘却自己的初心。于我而言,即使再辛劳也要演好他,绝无涓滴悔意。”

  60位竞争者里他被选中不靠长相

  当初说起任弼时,王健必定是首选演员,但当年八一电影制片厂首次邀请王健出演任弼时时却被他婉拒了。

  说起王健与任弼时结缘,还要追溯到1986年。当时王健随着电影《彭大将军》剧组主创职员参观历史博物馆,化装师对王健说,“你长得真像任弼时,可以走特型演员这条路。”这句无心之语启示了王健,他开端收集任弼时的相干资料。

  只管现在说起任弼时,王健一定是首选演员,但当年八一电影制片厂首次邀请王健出演任弼时时却被他婉拒了。彼时的王健感到自己年事尚轻,承当不了这一重担:“我那时才29岁,认为自己基本演不了。首领多主要啊!可我心里一点儿谱都不。”尽管导演和制片人“六顾茅庐”,家人不停劝他试一试,但都没能说动他。

  这之后,王健赴中央戏剧学院深造,一直增添表演常识,1992年电视剧《任弼时》在全国海选扮演任弼时的演员,在60多位竞争者中,王健长得不是最像的,但他凭借着六年的案头筹备工作,终极取得了导演韦林玉和任弼时支属的认可。

  第一次扮演任弼时,除了心理压力大,角色年纪上的跨度,也让王健蒙受了来本身体上的考验。因为年青时的任弼时比拟瘦,王健只好猖狂吃减肥药,20天瘦了12斤,身体衰弱到一度连路都走不稳。而到了拍摄任弼时中年时代的戏份时,又须要他在短期内增肥,王健只能每天吃六七顿饭,胀得胃部痛苦悲伤难忍。

  为了在形象上最大限度地濒临任弼时,王健还在鼻孔里塞上弹簧:“由于戏里任弼时的鼻孔较大,我就用一根弹簧撑在鼻子里,有时动作大了点儿,比方大声谈话、大声笑,弹簧就进去了,但也要忍着剧痛拍完,再去病院把弹簧钩出来,每次都是血肉含混、疼得锥心。”

  每天只睡4小时,靠打强心剂坚持拍摄

  拍摄电视剧《任弼时》时,王健所有的戏份加起来有600多场,天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。

  在黄建新执导的片子《决胜时刻》里有这样一个片断,任弼时邀请毛泽东、周恩来、刘少奇跟朱德在小院坐下,对在座的各位诉说了一段开诚布公的话:“今天是礼拜天,不谈工作,得乐且乐。你们晓得我酷爱音乐,爱好拉琴,这些年始终行军打仗,趁着我还拉得动的时候,我想拉一段曲子,献给我心里最最挂念的听众,最最敬爱的生逝世与共的战友,献给行将出生的新中国。”随后,他用小提琴吹奏了一曲。

  1949年,任弼时在病榻前收听了在天安门广场举办的开国大典实况播送。次年,他因病逝世。而电影中刻画的这一段告白堪称临终绝唱,这一幕也成了导演黄建新眼中的点睛之笔。谈起这场戏,王健说他太能领会当时任弼时无奈多看一眼新中国的遗憾和不舍,还有想为国度做奉献的盼望。

  任弼时始终不忘初心的精神也一直影响着王健。在近三十年的时间里,每一次出演任弼时,王健都想尽心努力做到最好。拍摄电视剧《任弼时》时,王健所有的戏份加起来有600多场,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。身体长时间超负荷运行,导致直接晕倒在片场,等医生赶到时他的血压已经高到身材极限,在被打针了强心剂后才睁开双眼。看到身边着急守候的剧组共事,王健硬撑着站起来持续工作,即使整整一天水米未进也要保持花招拍完。拍摄电视剧《解放》时,气温低到零下18℃,王健一连四天都有跳到河里的戏,腿冻僵了,脖子硬得半天都不能动;拍摄电影《城南庄1948》时,剧组的外景地在太行山上,气温高达40℃,王健衣着厚厚的棉衣棉裤、戴着棉帽,每天拍摄七八个小时。其间,他两次呈现短少憩克,服用五颗速效救心丸才化险为夷。

  能用三十年演统一个角色是件光彩的事

  从1992年到现在,扮演任弼时好像是一种天命,也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
  从1992年到现在,除了任弼时,王健只演过一次其余角色。

  “我从小就喜欢文艺,吹拉弹唱什么都学,性情也十分外向。到现在,我的脸型、发际线,就连高血压和任弼时都截然不同,表演他仿佛是一种天命,也成了我生涯的一局部。即便大家认为我已经演了无数次任弼时,但每次表演,我都以为本人还能够冲破,可能把下一次演得更好。”

  这些年,主旋律影视作品越来越多,在王健看来,创作空间越来越大,创作的底蕴也越发深沉。“最初演任弼时同道的时候,想着他的成绩,老是很轻易地去表示他的巨大。但经由多年的揣摩和研讨,更彻悟了伟人也是人,他们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。前未几我从材料里发明了一张任弼时同志的照片,照片里的他笑得像开了花。他是个很豁达的人,也是有才情的,小提琴、照相、骑马、打猎,什么都会。”

  在王健看来,艺术是无限尽的,寻求也是无尽头的。他说,能用三十年的时光来扮演任弼时是件光荣的事,“既然这么光荣的事件被我做了,我就要用这辈子把他演到最好。”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【编纂:于晓】